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莺鸣

诗词楹联是传统文化的精华,世界华人的精神家园,愿与各界诗联爱好者交流切磋。

 
 
 

日志

 
 
关于我

湖南师大中文系毕业,长期从事中学语文教育。中学高级教师。有论文及作品百余篇散见于各级报刊。退休后加入中国楹联学会和湖南省楹联家协会。平生爱好诗词楹联,作品入选《中国对联作品集》《中国楹联年鉴》等多种选本。获奖数十次,中国楹联学会曾授予“中国联坛百强”称号。现任省联协常务理事、永州市楹联学会会长,主编《潇湘楹联》。 凡对本学会予以赞助的个人和企业,我学会将长期提供楹联文化方面的优质服务(包括撰写贺联、行业联、题赠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教育部前发言人批语文课刻意挖掘思想内涵  

2014-11-03 16:25:17|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11-03 08:49:29 来源: 羊城晚报(广州)
核心提示:近年,教育部前发言人王旭明致力于推动“真语文”,多次提出当前语文教育需回归语和文。王旭明指出,当前的“假语文”错将语文当做思想品德课,对文章思想内涵过度挖掘,偏离了语言运用的目标。

按:建国以来尤其文革以来,中国中小学语文严重偏离语文的本质,普遍上成政治课。学生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普遍低下。拿1919年五四时期中小学生的作文与现在中小学生作文对比一下,真是判若天壤。中华传统文化知识更少得可怜。再不引起注意,整个语文水平就无法挽救了。

 王旭明在“真语文”活动现场推广“真语文”
       王旭明在“真语文”活动现场推广“真语文”

 

王旭明在“真语文”活动现场推广“真语文”

这名中小学语文教材修订者认为,“真语文”就是培育学生健康的表达习惯,让学生热爱祖国文化

王旭明从来不是一个能闲得住的人。

这位教育部最有个性的前新闻发言人,转到其他岗位后依然使自己成为话题中心,他的博客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基本不缺席重大事件的评论,甚至被网友冠以“毒舌”称号,他曾多次声称,自己的墓碑上要写上这么一句: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

而最近一两年,他的火力逐渐集中在一个目标:炮轰“假语文”。11月1日的亚洲教育论坛上,王旭明再次提出,当前语文教育最急迫的是要回归语和文。

他的影响力和语文出版社社长的头衔,加上一堆“志同道合者”的推动,使得推广“真语文”似乎渐成规模,其中包括特级语文教师贾志敏、上海《收获》杂志的编审叶开等。在刚刚出席完2014年成都芳草站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后,王旭明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长达四个小时的采访,再一次系统地完成了一次对“假语文”的炮轰。

A  语文课不是思想品德课

“从理论上来说,假语文就是违反语文教学规律的现象。”王旭明说。

“语文课应先以语言文字为主,其他为辅,就《斑羚飞度》来说,通常老师都把教学重点放在了老斑羚牺牲自己来成全小斑羚飞跃悬崖的这种无私、伟大的母爱上,让学生去学习老斑羚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这就完全偏离了教学规律。不能每一篇有思想内涵的文章我们都要去挖掘,那是思想品德课的工作。”王旭明对羊城晚报记者说。

王旭明认为,国外没有专设思想品德课,所以可以通过其他形式来传播。而我们国内教育从小学到大学都有专门的思想品德课,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再在语文课上挖掘文章的思想内涵。“语文学习应该就是让学生把一个个的道理通过词语、句子、方法、逻辑等等写出来,但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相当薄弱。这就是假语文的一个重要表象。”

王旭明还反对形式上的“假”。“我坚决反对‘摇头晃脑’,反对在语文课上的表演,特别是集体表演。”

王旭明到处讲一个语文表演的典型——“某老师讲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激情昂扬,他在讲台上提前设下机关,讲到炸碉堡时,老师一跺脚,台上轰隆巨响电光石火烟雾缭绕,台下听课的老师和学生以为是地震,全吓跑了。”

王旭明认为,上语文课时配乐,课堂上让学生无节制地活动,也属于假语文,“我们需要的是安静读书”。

B  官员语言水平让人着急

“假语文”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

王旭明认为,最大的影响是中国人不会运用语言。

“我刚刚到德国参加了法兰克福书展,中国的一些出版集团也带着自己的图书在书展亮相,对外进行推介。在台上发言的时候,我方的发言者说出的话,句子繁杂冗长沉闷,在他们的发言中,没有举例子、讲故事、排比、夸张等修辞方式,而是一套具有官场语言特征的套话、长话、空话,谁也听不懂,谁也记住不,翻译都不知该怎样翻。”在“真语文”系列活动成都站的开场白中,王旭明面对几百名小学校长和语文老师,上来就是一顿“炮轰”。

“看到一些人在论坛上的表现,我恨不能冲到台子上去替他们演讲,我想用更丰富、生动的表达告诉外国人,我们有好书,同时我们也会讲话,会表达。”王旭明说。

王旭明比较“着急”的还有大量官员的语言水平。

王旭明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卸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之后,还经常对全国各级各类官员、企事业人员等群体进行应对媒体的培训。“几乎所有的人都不会运用语文的基本知识、手段、技巧去表达本身想表达的事情。”王旭明说,在培训过程中,他会要求学员做一些训练,比如要用举例子和讲故事的方法来说明一个道理,例如“第一次来网站做客很紧张,但是不要很直白地说出来我很紧张,如何换一种说法表达自己的情感?”但现场学员的表现却让他失望,“我的要求很明白,但课堂上常常没有一个人能够答上来”。

王旭明说:“我现在倍感整个汉文化成了我们国人当中的一个缺失,这种缺失是慢慢渐进的过程,这就导致了文化软实力的一种下降,甚至崩溃。”

C  真语文强调回归传统

“通常来说,假语文往往在语文教材、语文教师、语文考试、语文教学四个领域存在着,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语文考试和语文教材。我的理想是四个领域齐头并进,语文教学才能得到根本改观,但是教材和考试都是牵动面积很广的事,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所以只能从语文教学上寻找突破口,希望能够牵动整个改革。”王旭明说。

王旭明所说的语文教学突破,是指在2012年底他倡导开展的真语文教学活动,并鲜明提出:真语文就是语文;真语文强调回归传统,找回本真。

王旭明亲自撰写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文章“这个时代需要真语文”,称“真语文”基本要求是: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活动为主体,以语文综合素养的提高为目的;语文课一定要培养学生自然、健康的表达习惯,一定要培养学生自由、个性的心理品质,一定要培养学生独立创造的人格特征;语文课要让学生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让学生热爱祖国文化,了解国学知识。

王旭明说,“真语文”主张要慎用、尽量不用PPT。“语文课不是音乐课,不能一上课就放音乐,就唱歌。”同样,王旭明也在多种场合呼吁,语文课也不是德育课不是政治课,不是体育课。

D  周杰伦歌词写进课文

王旭明声称不敢在教材上动,但实际上,拥有语文教材“牌照”的语文出版社近年来还是动作不断。从“周杰伦的歌词进教材”到弃用“谁是最可爱的人”,都引起过不小的争议。

王旭明说:“现在的这套教材在全国有两千多万学生使用,这套教材尽管存在一些问题,但从实践教学中来看,与同类教材相比还是有其明显特色的。”

王旭明所说的特色是:这套教材古文、古诗占的比例比以前要重。以前的教材,中学是25%左右,小学则是20%左右。

“去年,通知我参与教材修订,我抓住了教材修订的时机,塞进去了很多东西,有50%的篇目都做了更换调整。我要求每一个练习题都要有它的标准答案、关键词,我们语文学习最大的问题在于两个极端,一个是学生漫无边际地去说,老师也不指导,怎么说都对,还有一个极端就是标准化太严重,只能按老师给出的标准去答题,反之就是错误的。在我的这套练习当中,尽量避免这两种极端,走中庸路线。”

王旭明介绍,关于这套教材,小学增加了传统文化的比重,每一个单元都增加了传统文化的学习,每一个单元最后都有要背诵的古诗,加起来达到30%,而中学更是达到35%。

对于教材的更改,比如周杰伦的歌词写进课文,有没有引起内部的争议呢?

王旭明说:“我们经过了一系列的讨论,中间有很多磨合的过程,得到大家的认同要有一个过程。我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两本教材很多方面都体现了我真语文的理念。”

对话

“我希望我死后墓碑上面刻着这里埋着一个尊重常识的人”

羊城晚报:您推出“真语文”的理念,是不是在暗示教育部推出的就是“假语文”?会不会引起教育部对您有意见或者不理解?

王旭明:“真语文”提出之后确实就设立了一个对立面。我提倡“真语文”并不是说有“假语文”存在,后来越来越多的对立,我便针锋相对地提出就是有“假语文”的存在。的确这是一个得罪人的事,我本身就是一个冲动型的人。

我是一个没有受过传统文化熏陶的一个割裂者,我只不过在成年之后凭着自己感觉和直觉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崇拜才接触上,实际上我们应该从小就学习传统文化。

羊城晚报:这也是你要增加教材中传统文化比重的原因?

王旭明:这是我长期以来主张的一个教学理念。白话文的历史也就一百多年,虽然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一百年的发展和几千年的文明相比,我们更多的应该是继承。我坚信再过一百年,庄子、论语、四书五经仍会放射出它们应有的光芒。

羊城晚报:对于您长期推崇“真语文”,有没有看到哪些进步的地方?

王旭明:这个是肯定有的。第一,在社会上有了一定的反响,在我走过的这些地方,某些老师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推崇。长期以来,我们语文教学的各种委员会大大小小有几百个,给老师折腾得云山雾绕,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


说实话我很悲哀,我觉得以我现在这种年龄不能再拼几年了,根本不能扭转现在这种状况。在很多场合,我都呼吁不要把外语作为必修课,应该把繁体字、读古文作为必修课。繁体字需要传承,我们现在研究古文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我这个呼吁也没有得到认可。我认为,外语和语文不能放在同等位置上,外语可以选考,语文必须必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拯救汉语。

我希望,我死了以后,我的墓碑写着:这里埋着一个尊重常识的人。(助理:“咦,不是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么”)以前是,现在改了。

(原标题:王旭明炮轰“假语文”:语文课上少“唱歌跳舞”)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