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湘莺鸣

诗词楹联是传统文化的精华,世界华人的精神家园,愿与各界诗联爱好者交流切磋。

 
 
 

日志

 
 
关于我

湖南师大中文系毕业,长期从事中学语文教育。中学高级教师。有论文及作品百余篇散见于各级报刊。退休后加入中国楹联学会和湖南省楹联家协会。平生爱好诗词楹联,作品入选《中国对联作品集》《中国楹联年鉴》等多种选本。获奖数十次,中国楹联学会曾授予“中国联坛百强”称号。现任省联协常务理事、永州市楹联学会会长,主编《潇湘楹联》。 凡对本学会予以赞助的个人和企业,我学会将长期提供楹联文化方面的优质服务(包括撰写贺联、行业联、题赠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佛 缘 (唐敷伟撰)  

2013-04-17 20:36:59|  分类: 文化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体质孱弱, 父母担心我养不大, 便带我到寺庙去烧香许愿, 并在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闰土那样的银项圈。从此, 我便对佛生出一些好感, 以为寺庙实在是人间最神圣的处所。这究竞算不算宗教情结, 自己也说不清。

看来对佛也似乎有点缘。记得四五岁的时候, 为了躲避日本鬼子, 随父母来到一座名叫庵堂岭的深山,在山里寺庙住了将近两个月。那是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僧侣生活。寺庙不大, 总共不到十个和尚尼姑。可来逃难的却有二十来人。大家睡在两边厢房的地铺上, 吃自己带来的粮食。为了方便起见,大家把带来的粮食交给庙里, 统一开伙作饭。这里有十来个小孩, 大家便请父亲当老师。父亲给他们教一些诗云子曰,我也跟着学了几句。关于这一段生活, 父亲的遗诗《居庵堂岭有感》有所记述。其一曰:“非为寻山到此游, 万方多难偶勾留。弥天浩劫惊人胆, 遥望家园泪欲流。” 其二曰:“回澜九曲下川流, 秀叠层峦古寺幽。与佛有缘同聚首, 乐乎天命更何求。” 其实, 这种囚居古寺的生活何乐之有? 而和尚尼姑呢, 也好不到那里去。天天敲着晨钟暮鼓、声声木鱼, 那种单调乏味孤寂无奈, 是不言而喻的。可我们小孩却不懂大人心理, 倒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后来在大人的说教中, 听了一些因果报应轮回转世之类故事, 特别是看了墙壁上那些演绎地狱中种种恐怖情状的浮雕, 心里便感到十分震惊。于是对正殿里那些神态各异的菩萨顿生敬畏之感, 而对那些和尚尼姑也更充满了崇敬之情, 认为他们穷年累月诵经念佛, 引领人们超脱苦海, 确是了不起的壮举。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了解的知识日渐多了, 自然不再相信那些说教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 家乡的寺庙早已拆除, 菩萨也打光了, 和尚尼姑都还了俗。从此进香朝佛的事再也没有见到。我想, 佛教信仰快绝迹了吧? 到了八十年代中期, 一次偶然的机会, 我再次走进寺庙, 重新感受了僧侣们的宗教生活。这时我才觉得宗教这种信仰很难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 因为它和人们的遭际命运是那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那是十六年前的事了。一九八七年七月,我应邀去南岳参加湖南省书院研究会举办的年会。我们与会人员就住在南岳文物管理招待所。招待所同南岳大庙仅一墙之隔, 平时开会讨论就在大庙的书画馆里。因此, 对那些从各地来的善男信女进香朝拜的情景, 感受格外真切。他们年龄从十多岁到五十多岁不等, 一律在胸前套着一块宽大的红布兜。还没进庙门, 就手执香火, 唱着莫名其妙的娱神歌, 三步一拜, 五步一跪, 鱼贯而入。到了正殿跟前, 他们便取出纸钱焚化, 青烟袅袅, 终日不绝。旁边有一座偏殿, 较正殿低矮, 里面供着观世音菩萨, 还有十八罗汉之类。神像上面挂着一块红布横披, 上书 “有求必应, 心诚则灵”等字样。书法虽算不上什么上乘, 挂在这里倒也显得肃穆庄严。有一位老尼姑坐在门口的右侧, 用毛笔写着什么。刚才进来的香客, 有的来到老尼姑处, 从怀里掏出数量不等的钞票, 交给老尼姑。老尼姑便将他们的姓名、捐款数目一 一登记入册, 然后送给他们每人一个微型观世音菩萨。于是这些香客便依次来到观音的莲花座跟前, 进香, 膜拜, 卜卦, 祈求神灵保佑。当然,捐款者并不限于这些香客, 还有华侨、商贩、官员、学生, 各色各样的游客都有。据文物管理所的所长介绍, 近些年来, 朝佛捐款的人数比过去有大幅度增加。比如说一九八二年朝佛进香者二十五万人,捐款八万元, 一九八六年朝佛进香者即达一百万人, 捐款二十七万元。而文革前的一九六四年, 进香者仅七万人, 捐款不到一万元。为什么建国数十年来, 信佛的人会越来越多呢? 我从络绎不绝的进香者身上似乎悟出了什么。

我身边就有一个村姑模样的香客, 看她态度何等虔诚, 毕恭毕敬之态可掬。从她一脸的凄楚神情来看, 我猜想她一定遭遇到什么不幸。好象只有观音最理解她, 只有观音才能拯救她出苦海。等到她做完应做的程序, 步出殿门时, 我好奇地探问了她的一些家庭情况。她文化并不高, 小学程度。父亲早已亡故, 大哥在文革动乱中死于非命, 二哥因爱情受挫而精神失常。母女两个相依为命, 其家境之凄凉可想而知。最近一年来, 母亲卧病在床, 病情时好时坏, 于是来此求菩萨大慈大悲, 保佑母亲的病早日痊愈, 全家平安。

听了她的诉说, 我心里感到十分悲凉。我能说些什么呢? 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吗? 在我的印象中, 自古以来命运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谜啊。不过, 我还是很想劝劝她。中外那么多从逆境中奋斗过来的人, 难道对我们就没有一点启示意义? 姑娘, 你为什么把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神灵? 面对不公平的命运, 你就不能抗争么? 为什么一定要俯首贴耳匍匐在命运的跟前? 然而, 我毕竟并非高明的圣贤, 除了同情一筹莫展。面对那个面目狰狞的命运扪心自问, 我们究竟有多大能耐同它拼斗? 我们每个人都能扼住命运的咽喉吗? 是的, 不少人胜利了, 成功了, 成了生活的强者。然而, 更多的人, 由于种种原因, 根本不能驾御自己的命运。在无边苦海中, 他们深味人世间的悲凉, 精神之堤即将崩溃,生命之舟行将倾覆。此时此地, 他们面对苍天, 向冥冥神灵寻求寄托, 以求得心灵上的慰藉, 这是多么入情入理的事, 我们又怎能忍心指责他们呢? 中外信教者为什么如此之多, 现在我总算大彻大悟了。

不过, 象村姑之类香客虽然真心实意信佛, 但终究未脱红尘。比那些进香朝佛的善男信女更彻底的便是遁入空门的僧侣, 他们从受戒的第一天起, 便完全进入四大皆空的境界了。文物管理所的同志为了从感性上加深我们对宗教文化的认识, 特地安排了两项有意义的活动, 一是到祝圣寺同和尚尼姑一起吃斋饭, 二是看祝圣寺和尚尼姑做法事——所谓晚课。祝圣寺就在南岳大庙的左前方, 那是和尚尼姑常年生活的地方, 一般游客是不能随便进去的。到了中午, 我们跟着来到食堂。平生笫一次吃斋饭, 倒也新奇。菜的花样有好几种, 全都是用茶油煎炸的, 香喷喷, 别有风味。因无半点肉类, 所以谓之斋饭。不过真要长年累月吃下去, 恐怕也不太妙。怪不得那些和尚尼姑的脸色蜡黄蜡黄的。看那法事倒很有意思。三十多名和尚尼姑排成三行纵队分站两旁, 中间悬着一面鼓, 鼓声一响, 大家便齐声诵经, 领队的和尚站在最前面不断地敲着木鱼。经文一句也听不清, 或许中间有一些南郭先生, 这无关大局, 且不去深究它。不过有一点值得一提, 那就是现代的和尚尼姑比我童年时代看到的和尚尼姑幸福多了。你瞧, 他们诵经时, 四部落地风扇一齐转动, 凉风习习, 舒心极了。况且所有蜡烛都用红色电灯泡代替了, 免去了过去的烟焰之苦。令我惊奇的是, 整个法事的组织者竟是一位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和尚。事后我才知道, 他便是祝圣寺的方丈。三十多名僧侣中, 数他文化最高, 高中毕业。原来他也颇有雄心壮志, 只是高考屡试不笫, 均以数分之差而名落孙山。他一气之下, 看破红尘, 遁入空门, 皈依佛祖, 甘心与青灯黄卷为伴。我问他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他笑而不答, 只是轻轻道一声“阿弥陀佛”。我想, 出家或许是他解脱痛苦的最好选择。据说南岳佛教协会很器重他, 准备保送他去佛教学院深造。善哉!

法事以后, 我找了几位十多岁的和尚聊天。原来他们多半是孤儿, 或是被父母遗弃的人。我不由得从内心升起一缕怜悯之情。可他们似乎没有一丝忧愁的表情, 还说到处都有他们的亲人,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生活在寺院里, 他们感到心满意足, 说寺院就是他们的乐土。是啊, 与佛有缘的人是幸福的。离开之前, 我们请他们出来合影留念, 那些小和尚小尼姑扭扭捏捏不肯出来, 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推到门口。我想, 这些和尚尼姑多么清纯哪。

这些往事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至今还时常在脑海中浮现, 挥之难去。我总觉得, 那些善男信女们,那些寺院的僧侣们, 今后大概是不会绝迹的, 只要人间还有不幸和苦难在。时至今日, 科技突飞猛进,人类早已遨游太空, 可苦难和不幸依然长驻人间, 许多孤苦无援的弱者年复一年地呼唤着社会良知。这实在是我们人类的悲剧。

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啊, 但愿你们的灵魂早日幸福安宁。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